邢台老沙河城及周边若干村名来历的旧说新考(修订版)

2021-03-14 23:47:06  阅读 2317 次 评论 0 条

《邢台老沙河城人文历史》系列之

邢台老沙河城及周边若干村名来历的旧说新考

-兼 与《沙河县地名志》 商榷和补正

作者: 胡顺安(微信公号shunanhu)

图片

可以说,中国所有的地名,无论城市或乡村,都具有一定的来历和含义。虽然地名丰富多样,却无外乎普遍具有如下特点:有的取之于自然地理风貌、自然环境及地理方位等,如**峪(沟),后坡,百泉,洛阳,南京等;有的以历史人物命名,如左权县;有的则按照群居的家族姓氏取名,如王瑙,胡家庄,冯寨等。还有邢台老沙河城及周边若干村名来历的旧说新考(修订版)的村名,包含着其他的历史渊源和民间传说,如救驾村,皇寺,凤凰村,鹤岗,天津,五里铺等。地名的形成,通常夹杂着某种地理风貌属性,历史缘由或典故传说,其中自然融含着一定的美好愿望、文化底蕴和其他历史意义。

通过长期研究,综合比较与分析发现,和地理风貌密切相关的村名居多(估计当时人们匆匆迁徙定居,依照住处特点顺口取名,简明易记,方便识别),家族群居或历史典故者次之(或许为了突出和彰显姓氏特点)。

通常认为,“村 ”是自然群居形成的农民聚居小区。有时候也是对姓氏杂乱的散居地域的粗俗泛称;而“ 庄 ”则多是有着密切血缘关系的族亲群居之处。古代封建社会,有钱有势的人为了彰显威严或个性,还可以在“庄”名前冠以庄主姓氏或名门望族的姓氏。比如胡家庄、王家庄、张峪、吴家寨等,含有富贵,庄重,高雅之意。一般来说,“村”散“庄”聚, “村” 小 “庄 ” 大,“村”俗“庄”雅。

邢台老沙河城,自隋开皇公元596年置县,曾是沙河县的旧治所在,具有一千四百多年的悠久历史。长期作为政治经济和历史文化中心,沙河城人文底蕴十分深厚,是河北省千年历史文化名县县城。

沙河城周边村庄密集,名称各异,来历不一,但也具有前述特征。有的源于地理风貌,自然环境或地理方位,如东北流、大流、留村,洛阳、北阳,北街,南街,东南俎,等;有的以姓氏命名,如端庄、赵庄、张庄、韩庄、毛庄、郭龙庄、刘庄、王庄、潘庄、薛庄等;有的则和民俗信仰,历史传说或典故等有关,比如户村、仁里村、留客、十里铺、九家铺、六方、北俎、青介等。

近年来出版的《沙河县地名志》《沙河市地名志》等对沙河城附近的村名均有简单列述。笔者长期研究,实地走访,发现其中若干志载及其他材料撰述和当地民间流传的说法存在一定差别,甚至谬误。估计当年的地名志编者没有长期深入实地进行系统考究,及至以讹传讹。

研究沙河城及其周边村名的来历,一定要放在大的历史背境下去做。认真系统的研读各种史料与传说,综而合之,你会发现,沙河城附近村落名称的渊源,相当一部分与大沙河流域的水流及北边百泉水系的水文地理风貌,还有 “燕王扫北”“ 山西移民 ”等部分人文历史有密切关系。了解这些相关基础知识,是研究和搞清楚沙河城周边村名来历的重要前提。

综合《华北水系资料》《山海经》和《史记》等文献, 约在一亿三千多年前的一次地壳活动中,华北平原地区断裂下陷,变成了与海洋连接的浩瀚大海,滔滔海水一直游荡在 太行山麓。分布在华北西部和北部的众多河流携带大量的泥沙涌入大海,经过漫长的岁月,填造了华北大平原。但是,平原上残留下了尚未填平的洼地,形成了东部的大陆泽和一些湖泊。

宋大观二年(1108年),黄河“北流”于邢州决口,大陆泽被大量泥沙灌入,湖底抬高,积水向北部 和东部 相对低洼处排泄,汇入 宁晋县的泜泽。到明代中期,泽内中段脱水,分成“南泊”和“北泊”。“南泊”叫 做 大陆泽,“北泊”称为 “宁晋泊”,两泊中间有新 澧河相通。两泊分隔后,“南泊”有李阳河、马河、牛尾河、沙河、七里河、 北洛河(疑似洛阳南边的大沙河分支) 等注入;“北泊”先后有 滹沱河、 冶河、 洨河、沙河、澧河、 滏阳河、清河等归汇,素有“ 九河下稍宁晋泊”之称。明清两代,水利不兴,河流阻塞,长期为患,两泊渐渐变为沼泽,并在上世纪初最后干涸。

图片

史料记载,大沙河(明朝有一段时间叫刘泉河)源自辽州,水面阔十里。自西向东,出牛神口后沿邢沙边界东行,至大油村北折向东南,到沙河城南复向东去,进入南和县境后称为澧河。历邢台老沙河城及周边若干村名来历的旧说新考(修订版)史上沙河主河道曾多次迁移。到宋元时,自油村以下分为南北两支。起初,南支为主流,叫老沙河,经冀庄、普通店、田村入永年,在鸡泽和洺水汇合后称沙洺河,然后北行到任县入澧河。南支流于 1963年在油村修拦河坝后断流。而北支流叫新沙河或程寨河,原系沙河侧流,南距古县城约 5(公)里,多次洪水冲刷后逐渐北移,流量加大,河道渐宽。到明清时期,这股水流分为两大分支。

万历版《沙河县志》记载,城西南来的水流依然叫沙河(这就是现在的大沙河主流);西北沿西狼沟的水流叫洛泉/河,从相关水流图上看,流经洛阳,马庄,九家铺,北俎,绕道东南方向。其中有两股细流分别穿越留客村到食膳铺,沿张庄向东和从西北留村经康庄村南-康庄铺汇入厂里村,流向北俎。如今说的大沙河,实际上只剩北支流了。

大沙河在沙河市境内长 86.4公里,年径流量23 万多立方米,多集中在讯期,系典型的季节性泄洪河,平时河道处于干涸无水状态,几十里的河床布满了黄沙。历经唐宋元明清千余年多次罕见的大水洪涝,导致大沙河分成多股水流。由于主槽深度较浅,流沙难固。洪水来临时,势猛浪翻,黄沙上下奔腾,冲压田地,荡析村墟,为患甚烈。旧时人们饱受沙河之苦,有诗云: “沙河空叫河,水少黄沙多,风起沙盖日,水来吞庄禾 ”,甚至连南北御路也成了危途,致使清代有人在河中竖二十四块“指迷石”来帮人辨别道路。

史料显示,大沙河最大的洪涝有十四次。泛滥之水无渠道,无涯岸,造成河道主槽在城南游荡不定。因“迭遭水患,河道逐渐北徙”;在城北支流遍生,以洛泉水、留客村北,马庄村,康庄村南的支流最具代表性。

清朝光绪年后,大沙河主道漂移至沙河城南二三里地,并基本稳定下来。民国六年(1917年),洪水冲掉了河心/堤铺(今河南庄附近)和沙河城南阁楼。1956年和1963年,两次洪水,城池南边的主河道冲刷至现在600多米宽。

关于城北诸多支流情况分述如是:明朝时期,邢台县康庄铺东边有一条叫做魏郭桥河的水流,发自邢台县南康庄村东和厂里(也叫大厂村,即今邢台开发区南厂村)村西之间(据考实际上是源自南康庄村的沙河分支),属于百泉水系。流经沙河县东九家村北,进入北俎村和六方附近,当地人叫做西狼沟河(俗称小澧河),然后在东北流东边和六方西边汇入留村和大流。

位于北九家村(即今东九家村)东南的洛泉河(实际上是大沙河分支,与西北留而来的流经马庄的水为同源),水流如涌,并入狼沟河,注入留村,大流,持续南下,在北阳、南阳与沙河主流汇合,入南和县。留客村的水沟是当时大沙河一个分支的走向,叫普通河(无名河)。自西穿过留客,沿着食膳铺-张庄,过大村分叉往东北方向流去,再南折迂回和北俎来的水流交汇于大流村东,一马平川的涌向留村,然后向南奔去。普通河这条支流当时虽然是不足百米宽的小河沟,但水量充沛,水流平稳,有利于农田灌溉。两岸是沙土混合的土壤,且土质细腻,土壤肥沃,有利于农作物生长和农民屯耕。因此,在其沿岸,村落密集,人口密度大。留村路北沿途村庄的形成历史基本都与此有关。

受上述水源综合作用力的影响,形成了沙河城北部、南部和东部的冲积扇平原以及沼泽地。

上世纪初期,沙河城北的厂里村,东九家、九家铺、北俎、南俎以及青介村、善下村一带,水位很低,甚至地表到处是沼泽,芦苇肆意滋生蔓延。

东部的留村、南阳、北阳村这一带地表水更是丰富,渗漏很慢,到处坑洼沼泽。遇到夏季大雨,这里便成了洪灾泛滥,漫无边际的汪洋。水流在此泛滥,流速极为缓慢乃至停滞,形成大片沼泽地。如果说宁晋泊是华北平原的大陆泽,那么留村一带绝对称得上是沙河城东边冲积扇平原的大陆泽。所以,这里旧时被沙河城人称作东泊(城东的沼泽地,大湖泊)。如今沙河城附近的耄耋老人对此记忆犹新。日久,大流至留村区域储存的大面积水域从大流村东的几条水沟缓缓流向北阳和南阳村附近,与县城南部的大沙河主流汇合,形成漫流,继而绕道郭流庄入南和县境内。

研究还发现,沙河城北边和东部的地质丰腴,大片湿地利于屯耕和生活。因而,村落密布,人口稠密。沙河城南边,由于洪涝灾害频繁,大沙河道鹅卵石随处可见。两岸河床及冲积平原积沙成丘,难以耕作居住。所以,南边主河道的沿岸村落稀少,人口密度小。

图片

秦汉时期,沙河城(当时只是周边土著居民的贸易集散地,而非县制的古城)位于大沙河的下游,西部是干旱的丘陵地区,东部、南部和北部俱是 冲积扇 平原和沼泽地。周边方圆百里均为流沙与鹅卵石,土壤贫瘠,草木依稀,居民甚少。两晋时期,沙河城发展成御路旁边一个商贸集散重镇,雏形已具。

巨鹿之战结束后,项羽部落的部分老弱病残就在沙河北支流沿岸留下屯居垦荒,繁衍不息,渐渐形成一些村庄。更多村落是明代“燕王扫北”之后,部分山西移民奉旨迁徙到此。根据生活经验,这些人在选址时普遍考虑依山傍水,避风远灾,祈求福祉。故而,多选在沙河北支流水流平缓,土质优良的地方屯居。而沙河城南边的沙河主道的沿岸却因地势低洼,洪涝频繁,沙滩较多,不便居住和耕种而很少择居。因此沙河南北的村落和居民相应的形成一种明显差别现象,沙河南岸的村庄普遍较小,人口稀少。比如老庄、韩庄、高庙、周庄、毛庄、姚庄等;而沙河北边的村庄稠密,人口众多。比如之前一个留村镇的人口,几乎比周庄办事处所辖村落的人口之和要多出很多。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

本文所列出的村名,以沙河城为中心,辐射周边方圆约二十华里为半径范围内的部分核心村落。全部覆盖曾经隶属于沙河城镇旧治管辖的村落,适当兼顾周边原有或现存的留村(青介)乡,周庄办事处(原沙河市淮庄乡)、原洛阳(东户)乡(现属邢台桥西区李村镇)、原西北流乡(现属邢台桥西区)等,以及其他相关的个别重要村落(虽然地理位置偏远或隶属其他辖区,如沙河县西部的西九家村,邢台桥东区的南康庄村等),因与本文所涉村落的形成或多或少带有一定的历史渊源关系,故而一并纳入本文,方便阅读,唯其简略提及而已。

为了完成拙文,笔者遍查多种资料,上溯《史记》《山海经》《河北通志》、《燕赵风物志》等,邢台老沙河城及周边若干村名来历的旧说新考(修订版)下及《顺德府志》《沙河县地名志》《沙河县志》等。甚至冒着酷暑,不嫌其烦,实地走访各种人士,凡是本文所涉,逐村采风,查看地方文字和石碑,了解坊间传说等。在走访和记录过程中,以史为据,尊重事实,对于可信度高的旧有资料尽量采纳;涉及民间传说,努力予以考证,或对其可能性进行逻辑演绎和分析推理,斟酌选用。对一时难以考证的,罗列于此,仅供参考。

经过两年多的认真调查和研析,谨兹不揣冒昧,特撰拙文,诚与商榷和补正。

由于时间仓促,水平局限,谬误在所难免,敬希专家学者给予斧正和不吝赐教。或提供更加详实的史料,以期日后补正完善。

本文采写过程中,曾经得到孔复兴先生,李守国先生、陈春英女士等诸多友人不同程度的帮助,一并聊表谢忱。

以下村名基本采用汉语拼音首字母排序为主,先摘录《沙河地名志》的相关叙述,然后补充笔者搜集的资料。涉及到一村分治或对应的村名时,一并提及,以便表述和理解。例如沙河城的北街 /南街/ 北关,洛阳村的东街 /北街 /西街。又如东/ 西马庄,前 /后大流,北 /南阳,东/ 西赵庄,东 /西北流,东 /西户村,东/ 西九家,北 /南俎等。

B

1,八里庄--- 1953年前俗称西八里庄。位于沙河老城西南大约八里地,故名八里庄,实际距离远大于八里。该村龙王庙碑文记载,清朝雍正八年(1730 年)六月,连续暴雨,山洪冲毁了八里庄(今老庄村,即老八里庄村的简称),部分村民迁至村西另建新村,因位置在老村偏西,遂取名西八里庄。村民为祈求平安,曾经给该村取大名叫太平庄。该村现有 520多户,共 2200人,以杨、侯、郑、任、张居多。耕地158 公顷,多沙地,有林木。农历三月十九和十月十六庙会。 2,北流/留---东/西北流(留)。

北留村也叫北流村,简称北留(流),明代万历版县志写作北刘村。包含东北流和西北留两个村。

a东北流,也称东北留,在沙河城东北方向六七里处。《沙河地名志》说因地处县城东北方向,故名东北流。据传,明清时期,东北流也曾俗称东北汪(概因位于县城东北方向地势平缓,到处积水成泽)。

新考为:大沙河沿十里铺-张庄-大村路线的一条支流,到此分叉往东北方向有沟流水,与北俎的来水等汇合,然后迂回再往东南的留村和大流方向。有人前来在这个东北方向分叉河沟的沿岸垦荒谋生,群居成村,以水沟流向取名东北流村。传说,燕王扫北之后,该村人口骤减,数百口人只剩下田、于两姓氏几户人家。明朝永乐二年( 1404年),从山西迁来乔、张、王等姓氏到此定居。东北留村的王家坟挖出一块金代石碑,刻有 “东北流乡” 四个字,证明该村在金代时期就已经存在了。乾隆版《沙河县志》记载,东北流村有禅花寺,元朝至元年间建造。但据东北流村校长李守国先生回忆,小时候曾在禅花寺看到一通石碑,写有“禅花寺备于隋,建于唐,…… ”字样,石碑下端署“大明隆庆年重修”。

东北流村现有717 户,人口大约 3300人,以王、李、杜姓居多,余为乔、侯、吕等姓,有耕地 267公顷,产苹果、梨等。庙会为农历十月二十七。

b西北留--- 原作西北流,在沙河城的西北方向二十里地处。是当年沙河县比较大的村庄之一。和东北流村相似,其来历也与大沙河分支的水流走向有关。明代,这一段的大沙河曾被当地人称作洛(泉)水。在洛阳村西,洛(泉)水有一股分支流向西北方向一个大面积的低洼,滞留成湖。有人迁来围此居住开垦,日久成村,故名西北留/流。早期,西北流毗邻沙河北岸,在洛阳村西的一个平台上。后遭水患,往北迁移到现址。村南旧址依然是大面积的低洼长期积水,形成东西狭长的湿地,芦苇丛生,成为邢台一个著名的湿地景点。村民中以林,任,杜,张等为主要姓氏。农历二月十五,九月十三庙会。 2,北阳/南阳

a北阳村,在沙河城东边约六七公里处,留村东南约2 公里。村名来源说法不一。

(1)北阳村,第一种说法是,原名北杨村,以杨姓命名。村北有一个杨将军墓地。 1964年挖开时,发现少量汉代铜钱、汉砖、玉雕等。明朝燕王扫北时期,杨姓绝户,北杨村改为北阳代替。

(2)其实,汉末,留村几户居民到此垦荒,为方便耕种,搬来居住,当时没有村名。邀请留村重阳寺的高僧给村子起名。高僧思忖,这里位于大沙河之北。僧人依据古代 “水之北,谓之阳” ,于是取名北阳。元末,曾一度写作北杨/扬村。现分为北阳东、北阳西两个村民委员会,共有898 户, 3786人,有 57个姓氏,人口较多者有赵、刘、贾、张、史、王、秦、李等姓。有耕地 368公顷。村中有泰山圣母庙,农历二月十四、七月初十庙会。

b南阳,位于沙河城东偏南六七公里处,北阳正南,与北阳相对应。元末明初,部分北阳村民发现沙河南岸大片地势平缓,方便耕种和居住,于是逐渐南移,日久成村。为表明来源于北阳村,同时还和北阳有所区分,依方位,故名南阳。也曾经写成南杨/扬村(应是笔误)。所以当地民间早时曾经有“先有北阳,后有南阳”之说。南阳现分为南阳一、南阳二、南阳三共三个行政村落。共有 831户,3710 人,以武姓最多,次为曹姓,余为王、翟、赵、游等姓。有耕地 199公顷,产花生、西瓜,南阳的西瓜曾经因为皮薄,砂甜,被列为沙河县四大闻名特产(北俎苇子,南俎席,南阳西瓜,洛阳梨)之一。万历版县志记载,南阳村有明代洪武年间建筑的中阳寺,农历三月十五庙会。

2, 北 俎/(东、西)南俎。

说起北俎/(东、西)南俎的村名,最好先了解一下“俎”。俎是 古代祭祀时盛肉的器物 ,类似于四足的桌案,通常用一整块石料做成。然后,再从北俎的村名和所处的地理风貌慢慢道来。

a北 俎,曾名凤凰村,位于沙河城东北方向八九公里处,北界邢台,系一古老村庄,村西曾发现夏商遗物,说明夏商时期北俎这块土地就已经存在人类活动。但该村名字的来历却是和古代祭器石俎有关 (《沙河市地名志》) 。

北俎村文化名人孔复兴先生提供的《北俎村志》云:“距沙河十余里,当南北之衡其以北俎名其村者在唐李时已然, ……以先圣之裔避地居此其乡名取义得非以俎亚为孔氏之事而因以名”,只言孔氏后裔来此时,北俎村名早已有之,并不能说清北俎村名的来历。

史料记载,古时候,北俎附近有一条叫做魏郭桥河的水流,来自邢台县南康庄(村东)和大厂村(厂里,即南厂村)村西之间,属于百泉水系。在流经沙河县东九家村北,从北俎村南流过,当地人称之为狼沟河(俗称小澧河,明清《沙河县志》叫俎水河;《北俎村志》叫蘭沟。采访中,孔复兴认为“蘭沟”应该是“狼沟”的音变)。北俎这里地势低洼,旱涝不均。有时候连续干旱,农作物欠收,居民生活难以为继;若值雨季,百泉的水和西部山区泄洪,造成大涝,冲毁村庄及农作物,积水连片。为祈求平安,居民商议在村南的河岸建造河神庙,庙里摆放石俎,定期祭祀河神。但依然在唐宋时期履遭水患。元朝至正1342年,村民商议在狼沟河(俎河)岸建造一座普陀寺和牌坊。寺前置放巨大石俎,农历七月十五开光祭祀。信徒纷沓而至,除了本地居民,也常有香客远道而来,甚至迁居于此。人们为了方便识别和称呼,以石俎为中心,按照在俎器周边不同方位名之。在哪个方位,就叫做 *俎。例如位于俎器北边的范围叫做北俎。俎器南边的区域则称为南俎。

另据坊间传说,在此祭祀的居民身份不同,居住的位置也因此有别,依地理北高南下,北尊南卑。孔天铎是孔圣人后裔, 官至金符管车千户兼邢州学校提举 。北俎村中有元朝提举孔天铎墓,明代沙河知县方豪曾撰写《元提举孔天铎墓记》并立石于此。孔姓和嫡亲及侯姓周姓等因此显贵,居俎之北,就形成现在的北俎村。孔侯周仍为北俎三大主要姓氏;身份卑微者(包括远道而来的其他香客)住石俎之南,即是现在南俎村(也有传说,西狼沟河附近有曾经盛产叫做石俎的祭器工厂,厂北边的村就叫做北俎,南边的村落叫做南俎)。

北俎村现有1036 户, 4451人,以孔姓最多,其次为侯姓,再为周姓,另有李、宋、张、吕、苏、孙、吴等杂姓,基本都是后来者。北俎有耕地 370公顷。旧时村北有泉,四周多水洼地,盛产芦苇,一时美名“邢台白洋淀”。村民有种植和编织苇席的传统。近年水位下降,芦苇已近绝迹。该村有粮食加工、饲料等企业,兴达饲料企业等闻名河北。农历七月十五庙会。

B南俎,现在叫西南俎。民间依然习惯于称呼南俎,位于北俎村的南边。现有 298户,1282 人,人口来源复杂。以王姓居多,周姓次之,余有孔、张、崔、潘等姓。有耕地 108公顷,皆可浇。南俎村名擅长用芦苇编制密织的芦苇席子(农村盖房顶用的建材),因手艺高超,而闻名邢州。所以,邢台地区当年普遍流传着“北俎苇子,南俎席”之说。南俎村后来另择农历三月十九庙会,祭祀普陀寺与河神。

清朝初期,永年县高固村几户村民游牧牛羊,来到南俎村东南二里处,见这里地肥草盛,方便生活,于是定居下来。当地人为了方便称呼和易于辨别,把永年人聚居之处叫成了东南俎(意思是在石俎或者南俎村的的东南方位),以示区别。以前的南俎村,因为在东南俎的西边,自然就叫成了西南俎。

东南俎现有185 户, 721人,以苏姓居多,余为周、董、南等姓,有耕地 72公顷,农历二月初八庙会。

当地人坊间传说“先有北俎,而后有南俎,最后才有东南俎。”

C

厂里村,在九家铺北边二三里。据该村干部自述,此处原是一片沼泽地,芦苇茂盛。所以,附近居民经常来这里放牛马,逐渐叫做牧马场,因地处顺德府之南八里地,故称南马场。明朝永乐年间,从山西洪洞县迁来张姓弟兄三人,长兄住邢台县张东村,二哥住北边的百泉村,老三就近在马场搭建草棚居住,牧马垦荒,维持生计。后来陆续有人迁来居住,逐渐成村。叫厂里村,亦名大厂村。1950年代,为方便管理,厂里村北部分叫北厂,村南部分叫南厂。总计近两千人,张姓居多。

D

1,褡裢,志载明代称南中铺,系南北御路上的一处驿站和递铺。民间也有许(蓄)友店、海马镇等别称。明清时有护沟、围墙及南北二门。旧时,因该村多销售线褡裢的店铺,来往商客渐渐把南中铺唤作褡裢店。日久,褡裢店便成了其正式称谓。

1903年京汉铁路通车,在附近建火车站,该村发展加快。民国时曾一度称褡裢镇。 1958年,从褡裢往西通矿山村的铁路支线修通。 1969年沙河县革命委员会从沙河城迁来,使褡裢迅速发展成全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1979年复置褡裢镇。褡裢村处沙河市区南缘,现有村民 1298户, 5355人。村民有李、樊、朱、罗、赵、侯、元、付、高等姓。有耕地 85公顷,村民多从事工副业及蔬菜经营。 2007年村南建机械零部件市场。另有杨九思墓。农历六月十三传统庙会。

2, 大(当地人读 dài)流----前/后大流。

大流村位于沙河城东边五六里地处,现在分为前大流和后大流两个行政村。关于大流村的来历,说法各异。

a坊间传说,明初,山西洪洞县的(李姓、董姓和任姓)三户连襟奉旨从山西迁徙北阳和南阳村之间叫中阳的小村居住耕作。清朝时期,大水冲毁。居民分散迁到北阳、南阳和西边三四里处的大流附近居住耕作。以村中东西走向的河沟为界,前街叫前大流,后街叫做后大流。现在这里村民还习惯称呼前大流为前街,后大流为后街(持此说法者声称依据中阳寺石碑记载。但笔者在大流村走访时未见此碑。查阅史料记载,沙河县南阳村有一个明朝洪武年间建造的中阳寺,但没有看到关于中阳村的详细记述)。

据大流村出土的明朝万历三十五年立碑,知县谷师颜撰写的《大留村重修神女祠记》碑文显示,“大留地脊多沙,民俗务实而勤苦,井眼如筛,圃连阡陌,一簇烟火,桑麻鸡豚……村有古庙一所,……旧有正祠三间,内塑神女二尊,人号二仙娘娘庙,始建不知何时……”。

碑文还说 “神女祠在前朝屡废屡修 ”,说明大流村应该在宋元时期已经形成。有学者推测说,唐朝武则天时期推崇建立观音堂,该村的观音堂应该是唐朝时期建立,以证明唐朝就存在大流村了。明朝写作大流村,清康熙年继续沿用。乾隆时期一度写成大留村。 1774年,本村写成大柳村滋新庄。道光年间仍改称大流村。之后,以村中水沟为界,始有前、后大流的叫法,沿用至今。

(有人推测这个大留村实际上是指现在的留村范围,石碑在多次大沙河洪流中反方向冲到现在的大流村。此说有可能,但待考证)。

有大流村的老人称,后大流村曾经发掘出新石器时代的遗物,证明新石器时代就有人在此活动了(当然,未必能证明当时就有大流村的名字)。还有说附近挖掘出的汉代古墓推测出汉代有人在这里居住活动。

目前现有资料可以证明,大流村的起源应该早于明代,而且清朝道光之前的各种志载没有前、后大流之分。

b大流村的真正来历,是源自沙河北几个分支的水流和来自北俎村南的百泉水流等多股水流在附近汇合后,由于这里地势平坦,井泉如筛,水面骤然变得宽阔,水流宽大,平缓稳定,大流由此得名。之后,这股水流顺着大流村东的水沟往东南而去,直奔北阳南阳。

大流村,从开始建村就称大流,此后曾经叫过大留存、大留村(可能一部分人源自东边的留村或其他地方迁来,而滋蔓成新村?或者当时的留村包括现在的大流区域)也称滋新庄(从字义推测可以印证是附近村民扩散迁居滋生而成),清改大流村或大柳村(莫非附近曾有茂密柳林?)但并无前、后大流之说。清朝道光年后,村民习惯以村中靠南端一个东西走向的水沟为界,南边的范围叫前街,后成为前大流村;北边的区域叫后街,就是现在的后大流村。由此沿用至今。

前大流现有村民 280户, 1260 人,以李姓居多,董次之,余为武、张、赵、郭等杂姓,有耕地 82公顷。南近沙河。

后大流村现有 413户, 1780人,以徐、任居多,余为宋、郭、左、梁等姓,有耕地 147公顷,农历二月二十四庙会。

C大流村的村民来源复杂,有的是明朝洪武年间迁来,包括留村、南阳,北阳等迁来的人大部分住在村南(即前街),基本以董、李姓氏为主,自述祖籍均来自山西洪洞县枣阳村。

据调查,大流村的任姓、李姓和留村、北阳的任姓、李姓为同源同宗,一脉相承。武姓和南阳的武姓也是一脉相承。推算大流村民应该是有一部分源自留村迁徙而来。

3, 大【当地人读 dài】村 ---位于沙河城东北方向六七里地,在东北留村西一里处,属于留村镇。据本村吕氏始祖的石碑记载,明朝永乐 2年,山西太谷县吕氏中甫、万甫、千甫三兄弟迁徙到现在的大村北二里许一个当时叫做庄和顶的地方居住,附近有一个大沙丘。数年后,一场暴风刮平沙丘,露出一座小庙。吕氏兄弟及邻村几户土著居民认为此处乃是吉祥之地,纷纷迁来建房定居。起初,这里仅有吕氏兄弟和几户土著居民,村子很小,又没有正式名称,邻村居民藐视其小,故意讽刺而戏称之为大村。这就是大村的来历。经过近六百年的发展,如今,大村已经变成名副其实的大村了。现有 774户, 3357人,以吕姓居多,余为樊、李、赵、姚等姓。有耕地 271公顷,农历七月十七庙会。

4,东南庄--- 据传,清朝大雨成灾,老八里庄遭遇洪水冲毁,部分村民搬迁到老八里庄的东南角定居,当时叫做东八里庄,以区别于旧村。因位于老八里庄(即老庄)东南,依方位在解放后改名东南庄。现有 84户, 338人。以张、刘二姓较多、有耕地 30公顷,多沙土,有林木。

5,端庄村,以端姓族民群居而名,位于沙河城西北二里处,西南邻沙河。原名幸福庄。据该村三家圣母庙碑文记载,清朝康熙年间,端庄也曾叫太平庄,有祈求太平无患之意。传闻,该村始于明朝中叶, 1950年代前,先在东户村南边,因履遭水患,后挪到位于大沙河西北方向,即现在京广铁路桥以西的河套,开垦河滩谋生。 1963年再遭大水冲毁,全村搬迁到京广铁路以东,河道北岸现址。历次洪涝的冲袭,让村民对神灵的保佑失去了信心,人们毅然改成以主要姓氏端姓命名的村庄。现有 385户, 1631人,仍以端姓居多,余为王、胡、侯、陈、李等后来杂姓。耕地 32公顷。

6,段庄,距离沙河城东南大约15 里地左右。古代曾经叫做段庄泊,意指此处水泊成片,茅草遍地。据说明朝永乐元年,一户段姓人家迁此居住。永乐二年,山西曲沃县一李姓迁来,还有本地留村的赵姓,高村的阎姓,中旺村的梁姓等。因段姓来的最早,就叫做了段庄,以姓氏得名。现有 132户,大约 500多人。有李、赵、张、苑等姓,已无段姓。耕地 94公顷。农历正月廿四庙会。

G

1,高庙村-- 位于沙河城西南大约四华里处(现在沙河南岸。康熙版县志图显示在沙河北岸)。传闻,早期这里经常遭遇洪灾冲袭,一片沙漠。来此开垦居住的人倍受洪水之害。为求得好年景,筑一高台,防备河水冲毁,高台上建筑一座小庙,每年祈祷。由此得名为高庙,村以庙名。现有 293户,以刘、韩、张、石姓较多。共 1311人,耕地 73公顷,多沙质土,有林木。农历十一月初一庙会。

另外传说,此处曾经有一僧人居住,乐善好施,美名远扬。去世后,葬于此地。香客在其坟墓及灵台周边筑一高台,高台上建一座庙,藉此纪念。香客每年到农历十月初一前来祭祀,后来逐渐有人在此屯居,故名高庙村(以上摘自《沙河市地名志》)。

据该村的《释加牟尼佛庙碑记》记载,大禹治水之后,大沙河水流几经变迁,终于在大沙河南岸剩下一座高达三丈余的土台。唐代初期,几户人家迁居此处屯耕。某日,有一僧人至此,气宇轩昂,气质非凡。他给村民们说这个土台下藏有珠宝一颗,有避水功能,此乃佛祖为拯救此地生灵,防御水患而置。果真,历次洪灾发生时,村民逃到土台上避难。尽管水势凶猛,土台稳如泰山。村民在土台上如同乘坐船上,安然无恙。土台被广大村民称为救命福地。唐朝天宝年间,有村人突然发现土台上有一尊石头佛像,乘马车于台上。附近村民闻讯陆续赶来,焚香敬佛,认为是佛祖显灵。很多人解囊资助,兴建一座佛庙于高台,塑佛像供奉。院内根植松柏,院后种植槐树。后该僧人长期入住,诵经伴佛,久居不离。此前,土台附近虽然有人居住耕作,但没有村名。因寺庙建在高台之上,高庙村名由此而来。寺庙于农历十一月初一开光,这一天就成为了该村的庙会。

该村现有近300户, 1400 人左右。以刘、韩、张、石姓较多。耕地 73公顷。

2, 郭龙庄 --位于沙河城东稍微偏南约25里的沙河北岸。东北二面与南和县相邻。村名来历有两种说法。但都没有文字和物证。

a据传,早期,沙河县古城没被洪水冲毁之前,郭龙庄在赵庄、大流附近。古人称县城外为 “郭 ”,沙河水流经大流村、北阳南阳而绕道于此,这里居住一部分人,水流穿村而过入南和境内。曾经称作郭流庄。清末,该村写作郭龙庄。(《沙河市地名志》)

b有郭龙庄村民说,明朝初期,该地只有龙姓几家开荒为生,后来从山西迁来郭、张等姓氏。陆续从本县郝庄、端庄迁来郝姓、王姓等。未几,永年县歧辛寨迁来郑氏。至此,该地正式成为村庄。因为郭姓为村里大户,外加龙姓是这里的始祖姓,合在一起故名郭龙庄。现有 723户, 3290人,以王姓居多,余为贺、郝、张、郑、丁等姓,有耕地 243公顷,多沙地,产花生、西瓜,农历二月初五、七月初五庙会。

H

1韩庄--- 原名韩家庄(现在沙河南岸。康熙版县志图显示在沙河北岸),107国道和京广铁路之间。中华民国版《沙河县志》注明韩庄距离沙河城西南四里地。

明永乐二年(公元1404年),山西人韩克让携弟韩克义从祖籍榆次县迁至沙河县西部河头村。嘉靖初年,河头村韩姓先祖流寓到沙河城西的沙滩开荒谋生。起初,只是几户群居,没有正式村名,当地人信口以城西庄名之。后来,逐渐繁衍,人口增加,城边沙地明显不足。韩氏族人发现沙河南岸地势平坦,易于耕作,城西庄韩昌一家率先迁至南岸(起初在京广铁路以西的地方)。清朝康熙年间(有说清末),因风沙水害频发,而族人耕耘之田多在沙河南岸,城西庄大部分人遂陆续迁来南岸居住。因以韩姓起始和为主,故名韩家庄(康熙版《沙河县志》《县境图》有显示),简称韩庄。民国六年,一次洪水将韩庄村中的水沟冲成小河,韩庄分成东韩庄、西韩庄。民国29年县志才开始出现韩庄名字。《韩庄村志》自述从城西庄迁来建村历史约350年(倘若如此,早期县志应有村名记载,但未发现)。以前在京汉铁路西边,和高庙村相邻。 1963年沙河大水再次冲袭后,韩庄人才整体从京广铁路西搬迁铁路东边现址居住。根据村址附近出土的考古化石等发现,此处远古时代即是沼泽地。

韩庄现有近400户,大约 1300多人,韩姓仍然居多(韩庄和高庙村的韩姓一脉相承),余者为近年来外地迁入的任,贾,孙,陆等少数姓氏。农历二月二十五庙会。

2,河北庄 ---位于沙河城西南十几里地,临沙河故道。坊间传说,该村历史上与附近的八里庄、老庄、东南庄同为一村,叫八里庄,也称太平镇。清朝同治年间,一场特大洪水将该村冲毁,原址(老庄,即老八里庄)留下少数人居住,其他人纷乱迁至四周居住,分成了老庄、东南庄、八里庄与河北庄四个村。因该村位于沙河古道以北,故名河北庄,也名北八里庄。至今,这四个村的诸多同姓还互相来往。以张、赵、解、郭为主。张姓来自本县的留客村,赵姓来自邢台南康庄村,解姓是解放时来自沙河城南街(也是册井村的一脉),郭姓来自河南孟州玉寺等。现有 84户, 358人,以张、赵二姓较多。多沙土,有林木

3,河堤铺( 康熙年间叫 河心铺) 。古代,在 沙河城南阁楼(沙河城南瓮 /月城南边的不远处)南边 二 里许, 原有一驿站递铺,后有永年、鸡泽和大名县等地的难民前来附近垦荒居住,日渐成村,故名。住户极少,数十人。 民国六年 ,沙河 发洪水后 ,河堤铺 与南阁楼一起冲毁, 原 村不再保留体制名称。遗留的几户居民不愿迁走,原址居住 耕作 (后来形成南街十队村民) ,也有人称之河南庄 。 现划归沙河市周庄办事处管辖。

4, 户村-东/西户村.

户村包含东户村和西户村两个行政村落,分别位于沙河城西北方向大约十华里和十二华里处。

(1) 东户村的来历,常见的有两种说法。

a东户村,原名东护村,传说是唐朝宋璟墓地看护人聚集居住的地方。唐公元 737年,宋璟辞世,皇帝命一帮人马护送宋璟遗体回祖籍南和县的过程中,至此绳断棺脱,按照民俗,落地为墓。皇帝指令就地埋葬(宋璟墓,当地人叫丞相坟),并敕建宋文贞公祠。一些护送人员奉命就近居住,世代看护宋璟墓地,以防盗挖。护墓人起初居住在墓地稍微西北方向一里地。后,焦姓族人因开荒逐渐西移,分成东、西护村。后渐简写成户村。西户村因为焦姓族人居多,一度曾叫焦家庄,简称焦庄。许多学者认为此说可信度比较大。

b东户村,清朝以前曾叫南护村。传为纪念一位保护村庄免遭水患的神仙老婆婆而得名护村。后将护村简写为户村。1980-1990年代曾为洛阳(东户)乡政府驻地。

东户村现有 706户, 2950人,闫姓居多,余有赵、张、尤、陈等姓。耕地 144公顷,多梨树,农历二月初一庙会。村东南有中学,原为宋文贞公祠堂和宋璟墓神道碑及墓地所在。古时,周边松柏参天,绿木成荫。现归邢台桥西区管辖。

1984年文物普查时,在东户村南发现东户村遗址(为方便称呼和辨记而以户村命名,只可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此处早期就存在人类活动,但无法证明是户村的存在),面积约2万平方米。文化层厚1~2米。主要文物有钻孔石器、鼎足、红陶钵、彩陶片等。初步确定为仰韶文化后冈型文化遗址。

(2)西户村 ----位于沙河城西北方向约12华里处,东户村西北不到 1公里处。传原名焦庄,明遭水患后改称西户村(没有史料支持此说)。现有 368人, 1610人,以焦、闫二姓为主。有耕地 53公顷。有梨树。(主内容摘自《沙河市地名志》)

在山西晋城矿务局工作的西户村籍焦拉仓先生给笔者提供了若干文字,对西户村的历史有所补充。笔者引用和稍加编辑,以供参考。

焦先生认为,西户村中的焦姓家族系周文王后裔,迁居至此,坊间俗称焦庄。焦姓先祖怀念文王,取文王时的周都所在地陕西户县为村名,故名户村。

焦先生写到,户村“村史可上溯至唐代,但据一些古墓葬看,唐之前此处可能有人居住。村西南原曾出土过一些小型陶罐,通体灰色,质地较细,口大身矮,平底无足,外形类似于明宣德炉;其直径约15公分,高约7公分,壁厚约7毫米,村中老人称其为“纣朝小罐”,至今村中尚有存者。后经与博物馆中器物对照,分析其可能为龙山文化晚期遗存。”

他提供的《石刻碑铭记户村》或许可以作为进一步的借鉴:

明朝后期,“户村”并不带“西”字。闫氏祖碑铭文记载了西户村最初曰“户村”,其原文中有四次出现“户村”一词,其内容如下:

公讳锦,字德华,别号东岭,古籍山西太原人 ……,南移于户村,距张宽不二、三里许,又为户村编民,属洛阳里。大清嘉庆年间,户村继续称“户村”。嘉庆十七年(1812年),户村焦家与洛阳村同宗因坟树打官司碑文中涉及村名,仍用“户村”称谓,原文如下:“----刻户村族长焦治本---。”民国年间也还以“户村”为名。真正以“西户”为村名是到新中国以后才流行起来的。

焦先生在文字材料中自述,其先祖在明永乐二年自山西洪洞迁来。当时迁来弟兄两个,洛阳村东街为老二,西户村为老三(老大在洪洞故居守祖),至今两村焦氏辈分不乱, 2013年还联合修谱,世系直至明初,一代不缺。始迁祖讳焦玘,至其孙辈时分为南、北二门。伴随该村人口逐渐增多,因外交需要,焦姓先祖便提议将村庄命名为“户村”,其含义是为了纪念“文王迁都户县”一事,即:文王由于迁都户县(在陕西户县的沣水西岸建立了新的都城“丰京”。其实文王在这里建都时,这里并不叫“户县”,在此设立郡县是西汉以后的事。而且西汉在这里设置的县当时叫“鄠(hu)县”,“户”与“鄠”音同字不同。但由于鄠县与我村相距遥远,先人代代相传误以为是“户县”。正式将“鄠县”改成“户县”是解放以后的事。先人为了叙事方便,常简称说“文王迁都户县”)。从洪洞迁到“户村”,希望也能像周朝先祖一样兴旺起来。因为村名并非按焦族姓氏而称,故其他村民亦无异议,于是“户村”之名便被确定下来。此事大约发生在明成化年间。他认为东户村最早的居民乃是西户村闫家之分支。

后来由于迁民政策,先后有多家从山西洪洞迁来,与南面的闫家共同居住。他们向东南方向开发土地,使得南边的闫家驻地逐渐形成一个村落,于是便形成了两个“户村”。那时两村人称两个村子分别叫作“东头”“西头”,或者称东边的村子为“东边的户村”。因该村最初居民是从户村迁去,又在西户村东边,天长日久逐渐演变成“东户村”,而西边户村仍叫“户村”,所以今日东户村与西户村都有闫家居住。

户村的村名加“西”字大约从清末开始沿用(此处指民间。道光二十五年《沙河县志》显示,政府在官方文件中加“西”字时间较早,但民间不愿接受)。

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进行户口普查,政府严格管理,为区别两个户村,才命名原户村为“西户村”(因在东户村西边),于是沿用五百余年的“户村”之名消失。他坚持认为西户村原叫“户村”,乃是为纪念文王迁都户县而得名,后于解放初改为今名。

一九八三年沙河县编篡的《沙河县标准地名资料汇编》(简称汇编)云:“西户村原名焦庄,位置在今村东南4里处,后为大水所冲,遂迁现址,改名护村,谓托神保护之意,后讹护为户,并为与邻村区别加一西字,沿用至今”。

综合各种史料,闫姓在东、西户村都是主要姓氏,而且同宗同源,一脉相承(焦先生考证认为, 焦、闫两姓在周朝初年均出自姬姓,是广义上的“同源”)。村名都用“户”字,绝不是偶然的巧合,似应存在一定的历史渊源,即都是由护村演变而来的可能性比较大。包括户村西边的洛阳村民,也极有可能和户村的同姓村民是同宗同源。

5,淮庄 ---位于沙河城西南约4公里处的京广铁路西侧。1970-1990年代曾为沙河市淮庄乡政府驻地。据说,元末,该村位于沙河城南的河堤铺附近,十几户人家。以王姓村民居多,故,原名王庄。明朝弘治、嘉靖年间,几次大水冲毁村庄。部分村民迁至南和县,部分淮姓村民迁入此地居住,因淮姓人丁兴旺,且乾隆年间,淮姓族人在河南做了府官,作为嘉奖,后该村更名为淮庄。民国时,村东曾有小任庄(四五户居民,后入住八里庄),今无。淮庄村现有 199户,仍以淮姓居多, 800人左右。南近沙河故道。农历十月十一庙会。

J

1,冀庄 --大沙河南岸,沙河城南偏西十几里地处。史料记载,大约在明朝万历年间,永年县南伊固村几户冀姓人家迁到此处开荒谋生,后来逐渐发展成村,以姓氏取名冀庄。有 687户, 3050人,现在以刘姓居多,次为杜、张、郭、冀等姓。耕地 197公顷,近沙河故道,多沙质土。农历七月十五庙会。

2,九家 —东/西九家村。

九家,原名救驾村,原指沙河城西边约30公里大沙河南岸的九家村(也即西九家)。唐初,大将尉迟敬德救秦王李世民于西九家村北的河套中,此说流传甚广,明清县志均有记载。后来有人迁居这里,就依此典故叫做救驾村,后来简写成九家村。

另据《顺德府志》记载,唐初,尉迟敬德曾经在沙河流域的西部救得秦王,当地村庄故名为救驾村。明朝燕王扫北之后,该村居民或死或逃,只有一户幸存。永乐年间从山西迁来八户人家,加上本村遗留的一户,共计九户人家,故名九家村。明朝万历版县志曾将其写作西九家村。

唐末宋初,西九家村有几户村民因西九家村地瘠势陡,诸多不便,遂迁居到御路上十里铺(古代叫食膳铺)北边五六里地,马庄村东边,沿洛阳村-马庄村流向的洛泉河沟耕作谋生,日渐成村。因怀念乡情,源自九家,村民依然自称九家村。只是为了区别开来,人们把位于西部山区的九家村叫西九家,东边的叫做东九家。明朝万历版县志载有西九家村和九家铺的字样,看不见东九家村的记述。乾隆版县志将东九家村写作北九家(位于沙河城北边,也为区别县城西边的西九家村)。

a东九家,位于沙河城北近 8公里处公路东面。现有 618户, 2450人,以张姓较多,余为薛、魏、韩、樊等姓,耕地 196公顷,旧时村旁有泉,多枣树,农历十月初十庙会。

b西九家,亦名九界、救驾。位于沙河城西部约30公里的沙河南岸的山坡上,北邻公路。现有 1600人, 315户,以侯、刘二姓居多,余为傅、胡、王、黄等姓。有耕地 138公顷。农历二月二十二庙会。

3九家铺 --位于沙河城北十七八里地处,在东九家村西北角,靠京广公路(古代御路)。实际上,这是古代县署在九家村口设置的九家驿站递铺,故名九家铺。明代万历版《沙河县志》村镇篇记载有九家铺,说明该村此前就存在。

邢台民俗学者、邢台市名城办主任刘顺超在新浪网实名博客《千年古县(沙河市)》写到:相传,早期,东九家村北边有一眼甘甜的泉水,泉眼上建有一个古亭,名曰“德泉亭”。过往路人经常在此歇脚饮马。此时,东九家村一户薛姓人家看到这里人气旺盛,认为是谋生好地方,就在此搭建简易房子,开设饭铺,招牌写的是 “东九家饭铺 ”。日久,人们逐渐叫成了九家铺。后来陆续有韩,樊等姓氏迁来居住,逐渐变成了东九家铺村。现有 109户, 470多人,以韩姓居多,薛姓,樊姓等次之。村中有耕地 34公顷。

在九家铺村北距沙河城17里的御路房,有清道光三十年立的沙河县和邢台县的界碑(现已断),上刻“沙河县北界”。碑高约2米,宽约1米,厚约0.3米,存沙河市文管所内。

K

1, 康庄 ---沙河城北边约二十余里处。古代,这里是四通八达、交通方便之平坦路口。后来逐渐有人迁来居住,日久成村。根据《尔雅》 “四达(通达四方的)谓之衢,五达(通达五方的)谓之康,六达(可以通达六方的)谓之庄 ”,此处四通八达,故名康庄。据村中挖出的村碑记载,该村原名康家庄,简称康庄。为区别于邢台市北康庄村,取名南康庄,现属邢台桥东区。村中赵姓,田姓等居多。

2,康庄铺,位于沙河城北边二十里左右,在康庄东边二里。古代官府在此设置驿站递铺,因地点靠近康庄村,故名。村民范姓居多。

L

1, 老庄,古名八里庄,因距沙河县城约 8里而得名,俗称老八里庄。该村石碑记载,八里庄村始建于唐朝,临沙河南支流。明清时连遭水患,人们期盼平安太平,所以曾一度叫太平镇,属于县内规模比较大的乡镇之一。鼎盛时期大约千余户人家。在一次巨大的洪水彻底冲毁村庄后,村民纷纷搬迁至附近居住另建新村,分裂成东南庄、八里庄等几个村。留守居民居住的旧址依然叫做老八里庄,简称老庄。现有村民 157户,大约 700多人,以贾、侯、张、赵、郑、刘、韩、任、李等姓氏为主。有耕地 43公顷,多沙地,有林木。文化大革命前有一座始建于宋代的关帝庙(后损毁)。十月初八庙会。

2,刘庄,位于沙河城南约4.5公里处的铁路西侧。据传系清代永年县邓底一刘姓人家迁此始建,故名刘庄。后来,附近毛姓居民前来居住,甚至超过原始住户刘姓。现有 37户,共 164人,以毛姓较多。耕地 10公顷。

3, 留村,在沙河城东北位置四五公里处,现在是沙河北岸的最大乡镇 —留村镇政府所在地。

关于留村的来历有多重说法。

a,旧时亦写作流村,可能因古时村周多泉流而得名;也可能是古代留住内迁降民之处而得名。摘自《沙河市地名志》。

b, 又传,明朝隆庆三年 1569年沙河大雨成灾,洪水爆发,冲毁该地域许多村庄。留村也被冲毁大半,留下部分村民坚守家园。故名留村。

c,最新考证是,留村原叫流存。留村区域是多股水流在大流村东部逐渐摆脱侧向约束,沉积作用而形成的冲积扇平原。所以,留村附近区域的地势平坦宽阔,大沙河北边几股支流由西而东,与北俎来的水流汇合于此,滞留不走(留存),积水成泊。有人发现此处地势平坦,土质细腻,土壤肥沃,水量丰沛,方便屯耕,于是搬来居住耕作,逐渐成村,故名流存,也叫留存,后写作留村(或大留村)。

另外,几百年来,但凡下大雨或河水猛涨,很多水都是流到这里低洼地带积存起来,四处一片汪洋。所以,早期的沙河城老年人也把位于东边的留村叫做东泊(言外之意,留村是沙河城东边的一片水洼)。由于常年积水和潮湿,留村成为主要盐碱地带。笔者儿时曾随父亲到此搜刮硝土,回去熬制,当做自制鞭炮的原料。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留村地表水依然十分浮浅,挖坑一米见水。

起初,留村住户极少。元朝时期,居民由少渐多。当年由于留村到处是洼地,而且经常遭受水患,难以长期稳定居住。所以,留村村民在附近来回流动迁居,也有人把留村叫成流村(流动人口居住之处,不固定),从而成为附近大流,北阳等村落形成和居民的重要起源(此说待考)。还有一个说法是,大流村少数村民来此垦荒耕作,后形成留村。不管这两种传说成立与否,但是留村居民和周边村落的很多居民有着相当密切的渊源关系(甚至包括天然的感情亲切)。

据笔者走访考证,留村、大流(杏花村)、北阳和东北流村的李姓,留村与大流、北阳、仁里村的任姓,留村和大流村的董姓等这些同姓,大部分是一脉相承。

近年来,有考古学者曾经在留村西二里许的地方(大流村附近),发掘出经过鉴定认为是东汉前后的遗物,并命名此处是 “留村遗址(只是证明此处早期存在人类活动,未必能证明即是留村村落的存在) ”。亦或,留村和大流村曾经同为一村(留村就是大留村?大流村也即是大留村?),后散迁分裂?

留村现为乡政府所在地,分为留村东、留村西两个村民委员会。共有 1092户, 4523人,以李姓居多,余为侯、任、谢、董、赵等,共 73个姓氏,有耕地 283公顷。

明朝正统年间1436年,在留村建重阳寺,俗称东大寺(也有人说东大寺是指赵庄的无梁寺)。(相传,后因重阳寺僧某日中午劫持从北俎回北阳婆家的新媳妇并奸杀,触犯众怒,烧毁寺庙。自此,重阳寺消失)。留村每年的农历四月初五、九月二十一庙会。

4,六方,原名六间房,距离沙河城东北十余里地,位于留村北 1.5公里处。据说,明朝永乐年间,有李姓兄弟三人从山西迁此而居,开垦谋生。起初,他们用树枝茅草搭起来简易住房。经过多年辛苦劳动,李氏兄弟共盖了六间新房,在草棚成堆的地方鹤立鸡群,成为地标。于是,邻村村民叫这里为六间房村,简称六房,后演变成六方村。

该村现有 250户,大约 1000多人,仍以李姓居多。有耕地 83公顷。村西口建有一座庙宇,农历二月十九庙会。

5,刘胡庄,位于沙河城西北约1.5公里处。村名来历三种说法。

a《沙河村名志》说,位于沙河城北约一公里,南邻北关,古亦名三里铺,传原名六户庄,后写作刘胡庄;也说此村系古代留住胡人之处(笔者存疑:胡人是羯族人,胡人石勒于东晋元帝大兴二年(319)建立赵国,定都襄国,史称后赵。远早于下一句所说最早是明代山西迁来,矛盾)。现村民最早是明代由山西迁来,村中仍有明代古槐。

b还有人说,刘胡庄村建于元朝。原来只是六户为县城种菜的菜农,就近聚居,日久便被称作六户庄。明朝永乐年间,从山西迁来姐妹三家。大姐二姐分别居住留客村和张庄,三妹一家住六户庄。至清朝原来六户庄逐渐被按照谐音叫做刘胡庄了。

c最新考证,刘胡庄原名六户庄,实际上是明朝外地迁来六户马姓居住的小村,以种菜谋生。清末,有樊姓迁居入六户庄。在1930年代,因一马姓女儿嫁给担任沙河县民团团长的天津人李汉卿后,陆续全部迁到沙河城内北街居住,霸占胡勤经家的北边空地,聚居形成马家巷。著名的沙河城马家熏鸡即得传于李汉卿家人。由是,六户庄村民以樊、张姓为主。郭、胡、冯、张、姚等姓俱是民国年间到1945年前后才从本县其他村迁来。而据考证,早期的六户庄根本没有刘姓和胡姓居民居住。六户庄后来误写成刘胡庄,也是近百年以内的事情,之前查无史料记载。据沙河城现健在的九十高龄的申清廉等先生说,三里铺并非指刘胡庄,刘胡庄也从未叫过三里铺。按照乾隆版的《沙河县志》县境图和前人传说,北三里铺是高台大院,为古时官办北三里铺驿站(清末倾圮,只剩一个高台,1949年建国后被村民毁掉),在北关阁楼与十里铺之间,御路西边,靠近刘胡庄,但和刘胡庄是两码事。三里铺驿站的东边,则是明代沙河县令姬自修建造的演武场(也即留村路和御路交叉口东南角原来沙河城镇造纸厂南边)。明代万历版《沙河县志》及其他史料看不见六户庄的记载。刘胡庄的大古槐也不能证明以前此处就存在刘胡庄村。当时田间到处有耕作时纳凉的树木。

刘胡庄现有 163户, 712人,以张、樊、姚姓居多。耕地 28公顷,西靠京广公路,路西有无名烈士墓。

5,留客,坊间俗称留歇儿,位于沙河城之北偏西,十里地左右,十里铺正西三四里处。唐朝,留客村北建有文贞公宋璟的丞相祠和墓地,面积占地几十亩,南边至留客这里,松柏苍翠而茂密。东边御路过往行人在食膳铺吃饭后,经常到这里停下来歇息一会儿继续赶路。后来有人发现商机,于是,在此建筑简单茅屋,供过往客人食宿歇住,逐渐发展成村庄。当地人因此称之留歇儿村(意味着客人到此停留下来歇息一会儿,也指客店主人挽留客人歇息之意)。宋璟祠堂年久失修,松柏也惨遭砍伐损毁。正德十一年,沙河知县方豪前赴宋璟祠堂吊祭,寻找残碑,再造三间正厅,塑宋璟像,并在东西两侧分别扩建梅花亭和长松亭,完续颜真卿书写的石碑。

上世纪中末期,留歇儿的村民认为“留歇儿”一名不雅,改称 “留客 ”。 该村现有 876户, 3576人,村民以申、张、韩、武、尤、李等姓为主。耕地 207公顷。村中还有一棵明代以前的古槐。农历二月初十庙会。

《沙河市地名志》在谈及留客的来历时说,可能因古代留住羯人而得名。此说纯属臆想,于情理逻辑不合。

6,刘庄,位于沙河城西南八九里处。清朝康熙年间,永年县邓底村一户刘姓人家迁至此地开荒谋生,逐渐繁衍成村,故名刘庄。人口很少,邻河多沙。

7,洛阳,

洛【当地人读 lào】阳 ---位于沙河城西北约九公里处,北邻邢台市,曾经是沙河县境内较大的村落之一,旧时曾称洛阳镇。1958年为洛阳人民公社驻地。

该村名称的来历也有几种说法。有说古时村南有洛泉河,也称洛河(其实就是元明时期沙河水流的分支流经此地的别称)。移民迁来居住,日久成村。因村落位于河水之北,依古人“水之北,为阳”的原理,得名洛阳;

另外一说是,唐相宋璟卒于东都洛阳,后葬于沙河县之先茔,户村一部分人移至此处居住耕作,追思先祖,怀念东都(洛阳),故取洛邑之名,融古人“水之北为阳”的说法,得名洛阳。

据说,该村古时候街道齐整,建筑格式颇具东都洛阳的遗风。

另据考证,洛阳村的焦姓、阎姓与户村的同姓属于同宗同源,一脉相承。洛阳的焦姓,阎姓,应该是洛阳村的早期居民,可能从户村迁来。

旧时洛阳村四周多梨树。春季,梨花遍开,一时胜景。清朝道光年间的沙河县令鲁杰赋诗赞道“梨花本是洛阳芳,此地居然号洛阳。一路香风三十里,也应载酒洗春装(河南洛阳梨花时,人多携酒树下曰“为梨花洗妆”)”。而洛阳村东牧马场一带的梨子(也说麻家坟的梨。更多当地人倾向于说因为洛阳村麻姓家人经常亡故,麻家祖坟周边土质因此十分肥沃,周边几棵梨树生命力旺盛)由于个大,皮薄,汁甜而远近闻名,传为清朝慈禧太后喜欢吃的贡品。上世纪曾经流传说 “北俎的苇子,南俎的席,南阳的西瓜,洛阳的梨 ”。洛阳村现分为洛东、洛西、洛北三个村民委员会,共 1497户, 6255人,以张、焦、范、李四姓居多,余为宋、赵、尹、麻、郭、阎等姓。耕地 111公顷。农历三月初三、六月二十七庙会。

M

1, 马庄 —东/西马庄

马庄,原名孝义村。位于沙河城西北方向七八公里处,京广铁路西侧,北邻邢台市。因为该村村风古朴,崇尚孝义而得名。也有村民说其先民来自山西孝义(外人称此地叫做孝义人居住的村),后人为纪念和铭记祖籍而把自己居住的地方称为孝义。摘自《沙河市地名志》。

据考证,此处和西边洛阳村之间,有一道河沟,自西向东穿过孝义村,流往九家铺。孝义村恰处河沟两岸,地肥草美。明代永乐年间,沙河县设置马政。方豪担任县令期间,将洛阳村东至孝义附近的大片肥沃土地设为马场,寄养孽马460匹,儿马92匹,骡马396匹及其它马匹,计约近千。养马的人为生活工作方便就近搭棚居住此地,和孝义村民共同生活。日久,人们开始称孝义村叫做马庄。清朝期间,孝义村正式改名马庄,沿用至今。清末民初,为方便管理,以东西方位,将孝义村分为东、西马庄。

东马庄村现有 547户, 2250人,以翟姓居多,杨、张次之,余为常、侯等姓。有耕地 149公顷,产梨,农历二月十九庙会。

西马庄现有 654户, 2780人,以邵姓居多,郝次之,余为阎、杜等姓。有耕地 158公顷,西北近张宽煤矿。马庄村和洛阳村都曾经以梨树环抱而闻名。

2,毛庄,位于沙河城南十里左右,临近原御路。在现107国道东边,姚庄西边。南临沙河故道。据说是清康熙年间,沙河县南部的兴固村有几户毛姓族人迁此开垦荒地谋生,日渐成村,依姓氏取名毛庄。后有元姓居民迁入,而且元姓繁衍甚快,成为首姓。现有 188户,以元姓居多,毛姓次之。近千人。多沙质土,有林木。

P

潘庄 ---位于沙河城东北约11公里。据传,明代以前,该村有五户人家。明代燕王扫北之后,该村只剩杜姓一家。永乐年间,潘大荣一家从山西洪洞迁来后,潘姓人丁兴旺,后入为主。附近遂将该村称为潘庄。其他姓氏大部分是清末民初迁来。该村现有 368户,大约 1600人,仍以潘姓居多,还有少量张、周、王、杜等姓人家,有耕地 133公顷,皆可浇,农历二月十三庙会。

R

1,仁里村--位于沙河城东偏北 2.5公里处。“应该是出自《论语 .里仁》,可能因风俗淳美而得名。另古曾写作任礼村,也可能因姓氏而取名。”(《沙河市地名志》)

据走访和考证,大约在隋唐时期,仁里村之南曾经是沙河县署旧址。古城北边居住一个智慧的仁者,善待邻里,讲究礼仪,颇具儒风大雅,深获周边居民的尊重和爱戴,纷纷见贤思齐,迁来聚居于此,附近一时风俗淳美,声誉卓著,故名仁里村。仁里,取于《论语 *里仁篇第四》“子曰:里仁为美(里,住处,借作动词用,意指住在有仁者的地方才好)。”也说源于何晏集解引郑玄曰:"里者,民之所居,居于仁者之里,是为美。"仁里村还曾经写作仁礼村。又因任姓居多,也曾写作任里/礼村。于是又有人臆测可能因姓氏而得名。

查阅后赵石勒时期的文字记载,秦朝雍大族迁入到襄国(沙河县曾经隶属襄国)仁里的文字,估计也与此有关。该村现有 332户,约 1380人,绝大多数为任姓。有耕地 104公顷。

2,荣庄 ---亦名新荣庄,以姓氏得名。原本位于沙河市西北部,在沙河县朱庄水库南岸。村史记载,明朝永乐年间,大约 1410年,从山西洪洞县迁来安居,开荒耕作。 1970年,因修建朱庄水库,该村按照规划地处淹没区。 1973年,荣庄往东迁至东九家村东2公里处,1975年完成,称为新荣庄。现有 127户, 553人,仍以荣姓居多,次为奚姓,还有张、李、王、吕等姓,有耕地 40公顷,多可浇。

Q

青介 ---也写作清戒 /界(古代 “戒 ”通 “界 ”),位于沙河城东北方向20里左右,系一古老村庄。曾为青介乡政府驻地。现属留村镇管辖。村名来源有多种说法。

a据说,该村得名传由 “清戒(界) ”演变而来。1950年以前,该村有寺庙,庙碑记载称,附近众多信徒经常前来寺庙祈祷,环绕寺庙聚集而居。信徒告诫自己要遵守佛教准则,防非止恶,增强自律。让身心完全清静,做事要符合戒律要求。于是,附近居民处世耿直,清正廉洁,品格高尚,不同流合污。很多居民做事谨慎,自律自戒,不做违反清规戒律之行为。整个村子形成了村风淳朴,达到佛教中 “清介有守 ”的境界。故名清界。

b还有说是,这里居民古时村风淳朴,清正耿介,当地高官称之清介,后来逐渐演变成青介。村民以此作为居处的名称。

c又传,寺庙附近曾有一甘甜清泉,饮之,顿觉内心清爽。周边汩汩流水,水洼连片,是一处清静安宁的地方。居住这里内心清静,可以达到佛教所说的清净之界。清界是取佛教“ 清静之界 ” 的涵义命名。据老人传说和古庙碑文查对, “ 青介 ” 是 “ 清界 ” 二字的衍化而来。

村旁曾有古代陶器出土。考古学者在该地发现一些石斧、石刀、泥陶等遗物,认为是夏商遗址,命名为青介遗址。由此认为 4000年前就发展成村庄了,远早于沙河县置县1500年的历史。

现有 503户, 2060人,以刘、温、李姓居多,余为王、杜、苏、孙等姓。有耕地 204公顷,有中学等。农历二月十八庙会。

S

1, 沙河城 --古名坊关,近代才开始叫城关,民间俗称老沙河城或沙河老城。地处沙河下游的北岸,107国道东边。平时民间所说的沙河城,包括北街、南街和北关三个行政村落(有时候周边人在外地也以沙河城人自称,因为沙河城知名度比较高)。

沙河城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具备雏形。史料记载,春秋战国时隶属赵国,秦时归巨鹿郡;汉朝隶属襄国(也即邢台县)。隋朝,沙河城属龙冈县(今邢台县)管辖,只是南北御路东边约四五里地远的一个无名商贸集散地,居民稀少。据传,巨鹿之战后,项羽部落少数老弱病残留下来在此屯住开垦,和当地土著居民通婚和贸易,一时繁荣兴盛,后来逐渐发展成集政治经济和文化教育以及商贸为一体的重镇 ——沙河镇,政府还驻军把守。

隋开皇十六年,即公元596年,以沙河镇为中心,东西沿沙河一线从龙岗县析出,单独置县,因临大沙河,故名沙河县。此后一直属顺德府管辖。

最初的沙河县城,位于现在的仁里村和赵庄之间。当时只有县衙治所,没有城池。后因盗匪猖獗,居民被扰,商贸凋敝。为保护民众安居乐业,隋初,画地为限,植木成寨,县衙居中,并于仁寿二年在寨内修筑文庙,启蒙学童。后失火寨毁。隋末,原址始建土城防火,县署设在城内东南隅,文庙紧邻。不幸,城池却遭水冲。唐朝武德元年(618年),为祈平安,避水患,沙河县再筑城池,更名温州(源自沙河西北部汤山有一温泉),石匾刻字,镶于门楼内侧上方。公元621年,废州复县(邢台学者冀彤军先生综合《永年县志》和沙河市封峦寺明代石碑等史料推测认为,废除温州后,沙河县名应是温阳县,至宋朝复称沙河县)。新筑城池,土墙环城,唯南北城门石础砖壁。唐睿宗垂拱年间到武则天执政时期,沙河城大兴土木,加固城墙,翻新县衙,修扩文庙。同时加高南北两个门楼(为二层阁楼形式),分别命名“迎薰”、“拱极”,刻于门楼外上方,以示吉祥。在城池西边三四里许的地方(沙河城现址西北隅)设计建造梵爱寺(印度传教,立碑为志),俗称西大寺。寺内殿堂宏伟,翠柏高耸,也是沙河县八大景之一。清朝县令鲁杰写《唐柏耸翠》诗道“几株翠柏欲参天,种自前唐岂浪传?怪底古香兼古色,饱餐霜雪已千年。”

唐末,滔天洪水再次冲袭沙河县旧城,全城毁殆。后晋开运年间(约公元945年),沙河县城池西移三里许,迁到现在位置重建,仍筑土城。规制依旧,规模扩大。县衙居中靠西,坐北面南;城隍庙邻于西;文庙复于东南隅,武庙(关圣庙,春秋和5月13祭)仍位城北。

   唐宋元明千年间,沙河城池履遭水患,履毁履建(如文庙在宋朝大观年间重建;县署冲毁后于洪武年间重建;明万历年间,姬自修改建北三里铺附近为演武场;万历年间,沙河城城池周长五里二十步,高三丈。南北二门重修后分别叫做泳薰,拱辰。隍深一丈有余,阔两丈,等)。县志记载,明弘治四年(公元1491年)因罹水患,县令葛祯(遍查史料,葛祯离任沙河后升迁潮州府通判。弘治三年到六年县令是王让,弘治七年县令为张璠fan。此间没有出现葛祯复职)将县治迁至西部35里处小屯(今新城)。地处丘陵,诸多不适。十八年(1505年)复还旧址。后任知县张谨重筑城池。再次修扩,南北增建瓮城(亦叫月城),北边瓮城门朝西开,南边瓮城门口朝东。瓮城门旁皆植巨石,上书“大路然(即官道)。”

同期,新建阁楼分于南北二百米处(修建详记曾刻石植于阁楼上,1950年代后去向不明)。城池经多次修缮,至清朝乾隆十五年(1750)再修,周长五里有余,高四丈,四隅有角楼,南北仍有雄伟的迎薰、拱极二门,门外置南、北二关,检查过往行人。瓮城外的南北阁楼再得修葺加固(有关石刻记载碑文留存于北街村民胡东贵于北城门西侧北屋房檐下的东部)。

民国六年,城池瓮城南边阁楼被大水冲毁。

1945年秋季,沙河县解放,城池东西两墙被攻破,西墙占先。随即,中共沙河县委、沙河县政府陆续入城占用国民党沙河县政府办公。是年底,沙河城南北两门及瓮城拆除。因年久失修,沙河县城池门楼破损,城垣颓废。

1958年,沙河县城关人民公社成立。为方便别管理。沙河城划分为北街,南街和北关三个行政村。以县府所在的东西街为界,以北区域叫北街,以南的地方称作南街(古时,北街居民以官商富户为主。

沙河城解放后,一部分难民分得房产迁内居住;南街,包括之前叫河堤铺的城南庄,经营农贸为主,如糠/花市街等)。

沙河城现有 1000多户, 6000多人.共有 67个姓氏,以胡为主,苑、高、阎等次之,余为赵、李、张、王四姓较多。有耕地 226公顷。

1969 年沙河县革命委员会迁往县南褡裢。沙河城历经一千四百多年的风雨沧桑,至此凋敝败落。城内历史建筑只有文庙大成殿和龙王庙、城隍庙旧址,梵爱寺唐碑等。旧县署遗址和古城墙已无踪影。

北关,位于沙河城池北瓮城门外的古代御路西侧(志载北关的实际区域包含关圣庙到北关阁楼准提庵附近)。古时,官府曾在南北两个月城外设置关卡,检查出入城门证件。依方位取名北关(南边瓮城外设置南关,区域包括南门到河堤铺的范围。南关夜景非常美丽。清朝道光年间的沙河县令鲁杰漫步南关河堤铺,看平沙浩浩,垂柳依依,过客晓征,望残月一钩。兴起处,欣然赋诗《河堤晓月》:“沙涌河堤一望遥,晓风杨柳舞千条。多情更有溶溶月,伴送行人过短桥。”可惜,民国年六年发洪水,冲毁南阁楼与河堤铺村,南关消失)。早期,北关仅是一个关卡,周边虽有几户外来难民搭棚散居,并未形成自然村落。清道光年至民国初,住户渐多。

1945年秋季,沙河城解放,北关有人分得城内房产,随后迁入居住。北关村现有 140户,人口大约 600人。以王、郭二姓较多,余为段、胡、郑、李、贾、刘、孟、邵等姓,耕地 36公顷。1945年城池北门和北边瓮城拆毁后,北关民房与北街村相连。村北有建于明代的玄帝阁门洞(也即北关阁楼,类似于城池的烽火台和瞭望哨以及装饰性建筑)和武庙(即武安王庙,也叫关圣庙)断壁残垣遗存。

沙河城北街小学现存有唐朝梵爱寺的唐柏石碑。万历版县志记载的位于北街的都察院,梵爱寺,府馆,北关的演武场,南关的接官亭,南街是预备仓等,

永乐年间修建于城东的八腊庙和识(师)德祠(祭祀任环,毛国贤等知县),城西的社稷坛,县署西边紧邻的城隍庙和马神庙,城北的邑厉坛,城南的风云雷雨山川坛;北街明万历时期和乾隆年间胡氏家族(胡三省,胡三顾,胡光等)的旗杆和鸿胪坊等,南街许家秀的“紫诰重封坊”牌坊,文庙“桂林毓秀”牌坊,承宣坊,世科坊等,康熙年间建在南月城也就是瓮城内的火神庙等统统毁圮无存。

沙河城北街、南街、北关共享农历四月初八、六月初一、九月十八、十二月初一有庙会。,

2, 善下 ---善南/善北

善下,在沙河城东北方位二十余里,东界南和县。据考,元代之前,叫 “善遐 ”, 村风淳朴,乐善好施。灾害年间,行人路过,该村多人行善施舍,美名远扬,故名 “善遐 ”,为善名远扬之意。因早时村民文化普遍低下,遐字难写,后人逐渐简写成 “善下 ”。如明代万历版《沙河县志》即写作“善下”,自此始传。

1966年该村挖掘陈家坟,挖出一块金代石碑,碑文上落款是 “金国圣旨 ”“善遐镇 ”,说明这个村落早在金代就存在了,而且当时就属于规模比较大的村镇。1974年又在善下村西北约1公里处挖出石刀、石镰、石镞、残蚌、鬲足、绳纹罐口沿、兰纹陶片、黑色陶片等,于是命名“善下遗址”。该遗址近似正方形,边长约百米,文化层厚度在0.3米至0.7米之间。初步研究大部遗物属商代后期。人传此处原有人居住,称为“于岗。”

1962 年,为方便管理,善下村被划分为善南、善北两个行政村落。共 1292 户, 4650 人,其中程、侯、赵、魏四姓较多,余为尹、任、郑、周等姓。有耕地 406 公顷。农历二月二十、四月初一庙会。村内有面粉厂等企业。

3,申庄 ----沙河城西南七八里地。以申姓人户起始和为主而名。该村家谱资料显示,明朝万历年间,申太始祖第五世孙途径此地,发现这里土质肥沃,东西走向的两条小河流水潺潺,草木茂盛,便在此定居,逐渐发展成村,故名申庄。大约五六百人。

4,十里铺 ---古代亦叫食膳铺,位于沙河老城正北约十里处。《沙河县村名志》说,由古御路旁的一处递铺发展而来。清乾隆皇帝南巡时曾驻此村,故亦名食膳铺(实际上明代万历版《沙河县志》已记为食膳铺)。

实际新考为:十里铺(十里之说是依据旧时县城南另一个驿站河堤铺的大约距离)。隋末唐初,官府在设置驿站,仅为古御路旁一处传递公文和百姓书信的普通驿站递铺,除专职工作人员外,周边并无居民。史料记载,当时十里铺是一片“白沙弥望,壅积成邱”。

据传,公元 737年,唐代宰相宋璟辞世。部分官兵奉命与宋璟少数亲友护送宋璟遗体回祖籍南和县,途经十里铺西约三四里处时,绳断棺脱,按照落地为墓的风俗,就近埋葬。丧事完毕,皇帝敕建祠堂和牌坊于墓旁,种植松柏。还指令护送的官兵在附近居住看护(形成户村)。宋璟的嫡系后人和近亲(宋、陈、唐姓等)获准在十里铺居住,享受俸禄,方便祭拜和关照宋璟墓祠。宋璟后人在十里铺驿站开垦荒地,在路西祠堂附近开设饭铺茶水,举行飨礼招待前来祭祀的人们,同时对外经营,方便沿途路人吃喝,也增加一份收入。饭铺厨师曾长期在宰相府侍奉。厨艺超群,普通食材也可做得色香味俱全,而且还自酿米酒,口感香醇,深获好评。有食客赞言如享皇宫膳食一般。于是,这个饭店被称作食膳铺。

此后,食客纷至,人气渐旺。食膳铺的称呼一度取代了十里铺的名字。但食膳村的文字记载却最早见于明代正德年间( 1517年)沙河县知县方豪撰写的《续宋文贞公神道碑记》。庚午年( 公元1750年)季秋,乾隆皇帝巡视河南 返京时 ,途经闻听 此地是名相宋璟故里,便“停驾驻跸”于此。他参拜梅花亭,游玩梅花园,吟诗作赋,兴趣盎然 ,并画古梅一枝。后人将赋、诗、画刊刻于石,镶嵌在梅花亭北侧的梅花堂内墙壁上,称之为“乾隆御书石刻”。食膳铺老板也用“醋溜豆芽”款待乾隆皇帝。因清脆可口,酸甜适宜,味道佳美。乾隆百吃不厌,也认为胜过宫廷 膳食 ,赞口不绝,食膳铺之名日盛。明清时期,多任沙河县令加大力度,以梅花亭为核心,扩修十里铺的各种建设,使之发展成为松柏苍翠,环境优美的宜居佳处。清朝沙河县令杜灏称之小黄粱(参照黄粱一梦,指此处意境优美,如入仙境)。但人们还是习惯称之为十里铺,尤其是清末。十里铺现有 416户, 1772人,以陈姓居多,次为唐姓,余为宋等姓,胡姓是清末民初由沙河城迁居。上世纪中叶才陆续有张、王、齐等其他杂姓迁入。

十里铺有耕地 122公顷,西近邻107公路。农历正月二十二庙会。

2008 年,温家宝总理曾来该村视察农业生产。

W

王庄 ---沙河城西南六七里地左右。《沙河县地名志》记载,明朝万历年间,永年县赵木联村一户王姓迁至这里开荒谋生,几代繁衍,逐渐成村。由于王姓最先入住,故名王庄。村民大约有 300多人。

X

1,新建 ----位于沙河城正北约7公里处的京广路东侧。原名奚沟,原址在沙河县西北部今朱庄水库的南侧山脚下。

1975年因修水库需要而迁此,因系新建之村,改名新建村,取名新生的之意。现有 73户, 305人,以奚姓居多。耕地 14公顷。

2,杏花村,俗名杏花庄,位于沙河城东约 2.5公里处。据传,明朝永乐年间,山西洪洞县迁来张姓一家及其两女、女婿,大女婿姓董,二女婿姓李。

起初,三家都住在前大流村。后来发现前大流村西部一个沙丘地势高,而且土质不错,可以屯耕,还有几株杏树连片成荫,方便歇息。

于是,李姓一家搬到这里开垦谋生,并搭起棚子居住。

后来,肥乡县迁来梁姓数人也居住于此。这里逐渐发展成小村,并没有正式名字。有人称之李庄或梁庄。明末,一位南方举人赴京赶考,途经此地,因天色已晚,投宿人家。李姓村民热情招待,谈话间,顺便邀其为这里起名。次日,举人环顾四周,发现几株粗大杏树连片成荫,而且杏树是这里的主要特色和标记。当时正值阳春三月,杏花盛开,争芳斗艳,令人陶醉。于是, “牧童遥指杏花村 ”的名句悠然涌上举人心头,他脱口而出说就叫做杏花村吧。这个名字一直延续到现在。上世纪才有王姓迁来。该村现有 156户, 682人,仍以李姓居多,次为梁、王等姓。有耕地 43公顷。杏花村民自述与前大流和留村的李姓是同宗近源。另据考证杏花村恰处沙河县古城东北角外缘的旧址。

3,薛庄 ---距离沙河城东北约九公里左右处。明初,薛姓人家迁此建庄,以姓氏得名。现有 251户, 1040人,仍以薛姓居多,余有郭、叶、潘、张等姓。有耕地 83公顷,皆可浇。农历二月初三和十月十五庙会。

Y

姚庄 ---位于沙河城正南约五六公里处,西近毛庄。原村在沙河南岸,传系明代兴固一姚姓人家迁此开垦荒地谋生,逐渐繁衍,陆续有元、高、阎等姓入住,壮大成村。 1963年沙河大水冲毁全村,村民南迁至现址另建新村,仍名姚庄。现有 366户,仍以姚姓居多,余有元、高、阎等姓,共 1413人,耕地 64公顷。南近沙河故道,多林木,农历十月十一庙会。

Z

1, 赵村--东/西赵村。

赵村,以赵姓为主聚居的村落,故名赵村。分为东/西赵村两个行政村,位于沙河城东北方向约24里地。查阅史料,该村明朝初期已经存在。起初,居住沙河县西部。燕王扫北之后,遍地陈尸。永乐年间,山西迁来李、周 任等姓氏到此屯耕居住,恢复生机,依旧叫做赵村。

为与沙河县西部赵村区别开来,依方位称之东赵村。后来,东赵村逐渐扩大,为了方便管理,在东赵村内部以东街、西街为范围,分裂成新的赵村东街(简称赵东,或东赵村)、赵村西街(简称赵西,或西赵村,但与沙河县西边的赵村无关)两个行政村。

共 574户, 2530人,以郭姓居多,次为王姓,余为李、张、石、节、潘、周等姓,有耕地 185公顷,农历二月初二、十月十五庙会。

2, 张庄--北张庄/南张庄。

张庄,以张姓居民为主而取名。现在的张庄依方位分为北张庄和南张庄两个行政村落。据传是同一个村落一分为二成为现状。

a北张庄,位于沙河城北偏东 4公里左右处。以姓氏得名,成于明朝。据传,明朝燕王扫北之后,人口骤减。明朝永乐二年,山西洪洞县迁来张赵两姓。张姓人口繁衍比较快,于是取名张庄。赵姓人丁不旺,后渐外迁。清朝乾隆年间,北张庄曾叫做梅花庄。 1945年解放后,恢复原名张庄。因县南边有个张庄,为区别开来,根据地理位置称为北张庄。北张庄村现有 361户, 1426人,以张姓居多,余为赵、苏、段等姓,耕地 121公顷,农历七月初三、三月二十二庙会。

b南张庄,在沙河城西南十余里处,京汉铁路以西,北邻沙河故道,以村民姓氏取名。因人口数少,又名小张庄。据南张庄村民自述,明朝永乐年间,张氏先祖从山西迁至沙河城北边的张庄(即北张庄)。

清朝康熙后期,北张庄的张姓四世祖携子迁至沙河县南边赵泗水村,乾隆年间,又迁至此地,逐渐繁衍成村,仍名张庄。

另有说法是,附近周庄(古名曾叫南大张庄,相对于村南的小张庄而言)的张姓因发洪水而迁居村南开垦居住,繁衍成村。因村民以张姓居多,俗称小张庄或南张庄,以区别于沙河城北的北张庄村。据考证,南北张庄和周庄的张姓本系同宗同源。该村现有136户,600多人,仍以张姓为主。耕地38公顷,多沙土质。

3, 赵庄---大/东/西赵庄

赵庄,沙河城东南约三里地处,沙河县城池旧址之南。分为大赵庄,东赵庄,西赵庄,俗称三赵。其中大赵庄人数最多。平时所说的赵庄主要是指人口居多的大赵庄村为代表。

赵庄的来源,说法不一。

a《沙河市地名志》记载,明朝燕王扫北,赵庄人口骤减。新村只余郑姓几户。明朝永乐年间,山西洪洞县迁来李氏兄弟两家和遭遇洪水冲毁的尹庄迁来几户定居在此。

这些人们都是历经战乱和自然灾害的患难之众,希望能安居乐业,免遭灾害和迁徙之苦,把新居住处取名兆庄,意思是预兆美好的村庄。大约二百年之后,村西南出现了两个以赵姓命名的村庄,即东赵庄,西赵庄。 “兆庄 ”也被人顺口叫成了赵庄。但因为兆庄人口发展很快,人数最多,为区别于村西南的赵庄,兆庄就被称做大赵庄。东赵庄叫做小赵庄。西赵庄是东赵庄的几户人家在东赵庄村西开垦荒地,逐渐居住形成小村,故名西赵庄。

b东赵庄、西赵庄的传说 ---两村位于大赵庄村南,南临沙河,依方位分称东、西赵庄。据传东赵庄该村建于明末清初,起初只有侯姓,故原名侯庄,西赵庄原名杨庄,俗名杨三家,意思是总是杨姓三家,发展不大。后因赵姓兴盛起来,改为赵庄。据考证,东赵庄自古以来没有侯姓存在,而杨姓也是清末迁来。

c另有传说,东赵庄人原系沙河县南边的中旺村一赵姓弟兄俩和杨姓人家因常年打官司迁居在县城周边,逐渐发展成村。赵姓族人繁衍迅速,人数多,以此姓氏取名赵庄。因在西赵庄邢台老沙河城及周边若干村名来历的旧说新考(修订版)东边,故名东赵庄。但据村民自述,东赵庄比西赵庄产生的时间早,而且西赵庄村民是东赵庄村民的外迁。

d经综合各种信息考证,大赵庄存在的时间比较早。有资料传称,赵庄原名兆庄(亦或郑庄?),郑姓居民为主(追问郑姓人家自述或说来自永年县,或说沙河西部),后迁居北关。元末明处,沙河县南部的中旺村迁来赵姓兄弟两户人家,搭建草棚居住下来,以姓氏取名赵庄。兄住北,弟住南。哥哥家人丁旺盛,但只是生育了三四个女儿,没有儿子。后分别招王姓、李姓、程姓为婿入居。王姓住村东,李程二姓居村西。赵姓哥哥夫妻去世后,赵姓断绝,只留下赵氏女婿王李姓氏的后人。王李两姓人口繁衍速度快,数量大,成为赵庄的主要居民。

大赵庄虽无赵姓,但人们依然按照早期的习惯叫做赵庄。清朝末期,逐渐有张姓等从外地迁来居住,人数骤然剧增。

家在村南的弟弟,生育儿子,但男性基本上是几代单传,女性外嫁。人口不多,始终发展缓慢。为方便称呼和识别,当地人把北边哥哥那一支村民数量多的居住地叫做大赵庄。南边弟弟那支人口少的居住地称为小赵庄。清末有杨姓(只有弟兄三人)和侯姓等入住,据说杨姓刚来时曾与赵姓发生耕地纠纷,讼事纠缠很久。后来,杨姓人口逐渐增加,侯姓逐渐消失。清朝中叶,小赵庄有人在村西荒滩开垦居住,渐渐成村。为区别,故名西赵庄。将之前的小赵庄叫做东赵庄了。

大赵庄还有东汉延平年间(延平是东汉皇帝刘隆年号,公元106年。估计当时没有赵庄村)建造的无量/梁寺(无量是佛语, 指宗教普度 无量 众生而应具有的精神 。有人说是因为庙堂整个拱形圆房顶,中间没有过梁,故名无梁寺,村民俗称没梁寺)。乾隆五十九年秋季,大水冲毁赵庄。后重建。现有 420多户, 1700多人,以李姓居多,余为王、程,张等姓。村有耕地 78公顷。农历二月初一庙会。

现东赵庄有 123户, 556人,以赵姓居多,次为杨、郭等姓,耕地 30公顷,有造纸厂等。西赵庄 124户, 438人,绝大多数为赵姓,耕地 18公顷,多沙质土。

4, 周庄,原名南大张庄,与沙河城北边的北张庄相对应。位于沙河城南约 5公里处,沙河故道北岸,曾以张姓居民为主。清康熙年间遭水患,把村庄冲开。张姓多数迁到沙河故道南岸居住和耕作,叫小张庄,也即现在的南张庄村。而留下的部分因为周姓迁入并成为大户,改名周庄。该村现为沙河市周庄办事处住地,有 157户, 720人,周姓居多,次为韩张等姓。有耕地 56公顷,西近京广铁路,东有公路。南邻沙河故道。农历二月二十庙会。

5,竺村---原来属于毛庄村,位于沙河城南约7公里处的公路东侧。

据传,民国六年,一场洪水冲垮了毛庄村,几户村民选择搬迁到旧村南一里地处盖房居住。当时八户人家,四十余口人。因房前有一条自西向东流水的水沟,沟边长满毛竹芦苇,村中几位年长者看到翠竹茂盛,便给居住之地起名竹村。不知何时,人们逐渐把竹村叫成了竺村,沿用至今。现有71户,以元姓居多,共288人,耕地16公顷。

2019-04初稿,2021-03稍作修订


本文地址:http://1987boy.com/post/29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幻于人间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